2008年8月3日星期日

亲爱的A2,我回来了。

我的“坐骑”与我可爱的同学们。
美丽的复旦校园和美丽的我!(谁敢反对?拖出去斩!)

昨天凌晨4点抵达吉隆坡,深深呼吸了大马久违的空气,新鲜得叫人掉下激动的泪。在上海生活了接近1个月,我常对中国友人埋怨,上海的空气污染指数,在大马足以被误以为是邻国森林大火飘过来的烟雾,是可以登上新闻头条的!

我被上海的夏天晒黑了,诺大的复旦校园也瘦了我。在复旦上了3天的课,我就冲到脚踏车店去用300元人民币牵了一辆回来,我们说的“脚车”,中国人说“自行车”。在我还未弄清楚“自行车”之说前,我问宿舍楼下的管理员阿姨哪里有“脚车店”?她老上海腔调说:“小吃店啊?小吃店边上很多呗,你往那边走啊,往右边啊,小吃店多得很哪!”我说:“阿姨,我说脚车店……”。“小吃啊,你要吃啥小吃呀?这边上好多呀小姑娘,啊?”算了……她死活都认为我肚子饿,要找小吃店!

我的脚踏车是黄色的,我爱它的同时也略嫌它长得太艳丽招摇,长得太危险只怕引来小偷的觊觎,弄得我成天提心吊胆,每天一早醒来的指定动作就跑到窗户往下看(我住17楼),看到它安然无恙地排在同类之中亭亭玉立、出类拔萃,心里就安。每天骑着它,穿梭在拥有百年历史的复旦大学,绕过屹立在大门中央的毛主席像,就觉得自己气质非凡,哎……

中国骑脚踏车的人多于开车人士,骑车人士也无奇不有,令人大开眼界。有些女生穿着裙子也照骑不误,走不走光就在于你注不注意去观察。刚到的几天,温度超过35度的酷热,无风的艳阳天,我也学学穿裙子骑车的“功夫”,岂知他妈的人算不如天算,一出门就刮起大风,搞得自己狼狈不已,那天我上课迟到,就因以“龟速”前进,心里挣扎于掉头回宿舍换掉裙子和继续往前骑之间,真是自作自受!

骑脚踏车的故事,暂时说到这里,咦?我好像只是上来报平安归来而已,便洋洋洒洒写了近千字,找机会出来吃饭吧,好多故事要跟大家分享呢!

2 条评论:

Cui Yin 说...

等你从johor回来,听你bilibala。。。哈哈!

珊Shan 说...

阿靓,欢迎回来!

等你的故事哦!

还有,TV啊,阿靓都已经回来了,你开始策划北上了没??